網鴿-揮之不去的夢魘

文章 發表於 2015-03-20 15:44:12

網鴿工具1.jpg
[ 網鴿工具 ]

2014年9月時代名鴿第64期【文:夏日男孩】

揮之不去的夢魘-網鴿勒贖事件

網鴿、擄鴿到勒贖、撕票,老一輩的鴿友絕對難以想像,從早年只單純網鴿權充肉鴿圖利的竊賊行為,竟會在幾年之間演變成擄鴿勒贖,動輒撕票的恐嚇取財犯行。小毛賊轉眼成了盜匪,這顯然是另有隱情所致,非說變就變這麼簡單。
據鴿界人士指出,久經訓練的賽鴿多具備很好的方向感,海上競翔基本上多可以勝任,風險性不高。然一旦登陸,則會因其治著山稜線高低起伏的習性飛翔,而誤中網鴿賊的網架陷阱,成為肉票。於此我們不難想像,何以每一個網鴿賊都能比鴿主還清楚的知道賽鴿飛行的習性,利用山稜架設網子,無往不利?而這只是其一。

網鴿賊哦,不!現階段應該說是擄鴿集團才顯得貼切正確,當網鴿這件惡行可以發展成集團式分工時,它危害的嚴重性已不可小覷。

在過去,網鴿賊網到了賽鴿,因無從聯絡鴿主,充其量也只是將鴿子賣到山產店中待宰,惡行尚有限。如今,擄鴿集團已可根據賽鴿腳環的資料,向鴿主電話勒贖,開口價一律二千元起跳,鴿主一旦不從,則肉票勢將不保。依此後勢發展,我們對於網鴿賊的大躍進感到訝異,也因而疑從心起,若非鴿會中有不肖會員提供賽事日期、時間、飛翔路徑及參賽鴿集的資料給擄鴿集團犯案之用,何以擄鴿集團能準確有效率的查出這一切,而「擴大營業」?

基於此項疑點,警方在深入偵辦後,確實也發現了不肖會員加入犯案的證據,難怪擄鴿集團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弄清鴿主是誰?電話幾號?而據以勒贖。

也許是警方捉得緊,也或許是鴿友間自力救濟,上山圍捕的成效令擄鴿集團起了警戒心,因而更進一步發展成「具風險管理」概念的做法,將成員分成二組,一組專責在山稜線架網,再把入網的賽鴿「批發」給負責電話勒贖的成員。

一經批發,原先每羽勒贖二仟元以上的價碼,依風險降低後平均每羽只剩一仟元左右,兩者同流合污,得手的不法利潤頗豐。

也由於分工的轉變,專責勒贖者得預先付出批發的「本錢」,因此為求回收的百分百,在恐嚇鴿主,處置賽鴿的手法已越見殘忍,從原先的剪掉比賽環,只讓該羽賽鴿恩而失去比賽資格的「警告性懲罰」,不擇手段至拔除翅膀上的羽毛,甚至剁腳的酷刑都輪番上陣,令人痛心。

擄鴿勒贖自此已成為鴿友們揮之不去的夢魘,為了反制,更為了拔除這根眼中釘,肉中刺,由南部地區的鴿友自力救濟的組成除網隊,攜帶斧頭與開山刀結伴的上山清除網具。此行動一經傳開,立刻在鴿友間形成了號召力,皆自動自發的自願加入,連向來只是聽聞的鴿友道上大哥,這回也表示將差人加入,共襄盛舉,使除網隊因此更具「實力」於掃除擄鴿集團。不過也因為有著黑道的影響力在背後支持,不免令人起了電影中「斧頭幫」的有趣聯想,也算是這股以行動反制的意外插曲。

數年前,在南部的山區就曾發生一起令人遺憾的事件,當時由於鴿友在群情激憤下,竟不慎失手打死了嫌犯,而吃上官司,轟動一時。就此事件的感思,反制固然正確,然群情激憤以致動手圍毆,其實大可不必,只要將嫌犯扭送警局,人證物證俱在,他也百口莫辯,只能乖乖的認罪。擄鴿集團見鴿友們的反制行動成效卓著,堅持到底,自也懂得明哲保身的收斂一些。倘一味意氣用事,怒火攻心,在山區正面遭遇後彼此叫陣、互毆,不僅場面容易失控而導致無法收拾的事件發生,也容易讓對方反控傷害,實不必要。

切記!人多已經勢眾,宵小目賭自是膽顫心驚,不勞大夥摩拳擦掌的「侍候」。更何況大夥手上都拿著開山刀、除網的傢伙,一個不小心加上肝火上升,即可能傷人也同時傷了自己的根本。理智面對,與警方協調,互相配合,反制一定可以見效。
5609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6
註冊時間: 2014-06-14 19:01:13
部落格: 檢視部落格 (5)


回到 焦點新聞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