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流感的科學面面觀

文章 發表於 2015-01-21 22:17:47

禽流感的科學面面觀Avian Flu
資料提供:Dr. Zsolt Talaber左特塔勒博獸醫、Dr. Pascal Lanneau帕斯卡拉紐獸醫、Dr. Gordon Chalmers哥登恰默士獸醫
譯:翰典公司 邱淑芬
這篇資訊完全以科學的觀點並且有研究的資料都是發表出刊的文獻。匈牙利信鴿獸醫塔勒博應我的要求特別蒐集摘要一些文獻讓我們知道禽流感與鴿子之間和獸醫們所持的不同看法。數日後又收到來自比利時的帕斯卡拉紐獸醫與加拿大哥登恰默士獸醫聯名寄來的資料,因為這二份有文獻重疊所以合併成一篇供大眾鴿友閱讀新的資訊。
翰典公司與多國信鴿獸醫保持聯繫,任何新的資訊不斷地進入我們的電腦。在禽流感敏感時刻,資訊不斷地更新並且知曉科學的研究非是個人的猜測對身為鴿友的我們是非常的重要。基於此,翰典公司會一直不停地搜集與刊出直到全世界禽流感疫情完全控制無慮。
我們的鴿子是雞嗎?
Avian Dis. 1996 7月~9月;40(3):60-4
鴿子對禽流感的感病性
Panigraphy B, Senne DA, Pedersen JC, Shafer AL, Pearson JE
美國農業部,國家獸醫服務檢驗所,愛荷華州
經由眼鼻的(實驗1)或靜脈的(實驗2)途徑之研究鴿子對禽流感病毒的感病性。在二種實驗雞隻被包括為易於感病的宿主。每一種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高致病的雞/賓州H5N2和高致病性雞/澳洲H7N7)和無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無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無致病性雞/賓州H5N2和無致病性鴯鶓/德州H7N1)的2種亞常型以10(5)胚胎感染的劑量為每一羽鴿子的接種物。接種高致病的雞/賓州H5N2或高致病的雞/澳洲H7N7的鴿子持續在21天的觀察保持明顯的健康,在接種後第3、7、14及21天沒有流出病毒而且在接種後的21天沒有可證明的抗體程度。另一方面接種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之12隻雞隻中9 隻死於高致病性禽流感, 從牠們的呼吸的和腸的組織找到病毒而存活的雞有禽流感病毒的抗體。關於鴿子接種無致病性雞/賓州H5N2或無致病性鴯鶓/德州H7N1的反應,鴿子在整個21天觀察期保持臨床上地健康,接種後的21天沒有查到抗體;只有一羽鴿子在接種後的3天對無致病性鴯鶓/德州H7N1屈服。從氣管的棉棒拭樣分離出病毒被認為是殘餘接種物病毒。根據鴿子對無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和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反應,結論是鴿子對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或無致病性禽流感病毒的感冉有抵抗力或最少的易感性。
Avian Dis. 2002, 元月~3月;46(1):53-63
起源香港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於鴯鶓、鵝、鴨和鴿子的致病性
Pekins LE, Swayne DE史韋恩博士
美國農業部、農業研究服務、東南家禽研究檢驗所 喬治亞州 雅典
在香港1997發生的A型流感病毒是不平常的血統之A型流感病毒,有能力直接從雞傳染人並且在這二種宿主製造重大的疾病和死亡。這研究的目的是確定用A型/雞/香港/220/97(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對鴯鶓、家鵝(雁屬)、家鴨和鴿子(鴿屬)作鼻內的接種之感病性。接種後10天內於研究的4種物種沒有發生死亡而臨床的疾病明顯的如神經的官能障礙觀察只出現在鴯鶓和鵝。大體上在這二個物種驗出胰的斑紋和脾腫大。此外, 鵝有腦軟化病及胸腺的和黏液囊的萎縮症。組織學上來看鴯鶓和鵝二種都發展胰炎、腦膜炎與輕微的心肌炎,。於鵝之流感病毒的抗原體直到接種後10天被証明在特定範圍有組織的病害。從口與咽的及泄殖腔的棉棒拭樣及從鴯鶓和鵝的肺、腦與腎再分離病毒。大體上在鴨子身上觀察到輕微的脾腫大。鴨子的病毒感染是親肺的,藉在呼吸道輕微之炎性的病害及從口與咽部的棉棒拭樣和從肺臟再分離出病毒為證明。鴿子對香港/220感染是有抵抗力的,缺少整個的和組織的病害、病毒的抗原體及病毒的再分離。這些結果暗示鴯鶓和鵝對鼻內接種香港/220是易感病的,另一方面鴨子和鴿子是較有抵抗力。這後二者物種在起源香港H5N1流感病毒的永存可能扮演很小的流行病學的角色。
Dtsch Tierarztl Wochenschr. 2004 12月,111(12):467-72
對禽流感A型病毒於鴿子和家鴿對紅血球凝集素H7亞常型的流感A型病毒的研究之文獻的評論
Kaleta EF卡雷塔、Hönicke A荷尼克
回顧過去的世紀之科學文獻鴿子於雞疫(現在稱作高致病性禽流感)。高致病性的禽流感病毒造成流行病的爆發和在許多禽鳥物種的高損失率, 尤其是雞隻和火雞。對疾病易感病的也有鹌鶉、珠雞、鴨、鵝、鴕鳥、雁雀類的鳥和猛禽,另一方面不一致的報告於家鴿的感病性。
根據文獻報告和我們的經驗,及應用作為判斷臨床上明顯型的疾病之標準,病毒增殖加上散發和血清轉變,結論是家鴿對紅血球凝集素亞常型H7的流感A型病毒只是部分地易感病。鴿子感染H7病毒結果是只有有些鴿子有徵兆
,病毒流出擊血清轉變。使用相同的標準, 鴿子出現甚至對H5亞常型的流感A型病毒較少易感病。只有5份出版物的1份敘述19羽之1的鴿子於死前曝露在H5流感A型病毒1天,而只有19羽中之2羽增殖及排泄病毒,並且19羽中1羽發展循環的抗體。因此鴿子在H5流感病毒的流行病學上只扮演次要的角色。反之繼感染H7亞常型的流感A型病毒的鴿子的臨床徵兆由結合膜炎、震顫、翅膀和腿的輕癱及濕糞組成。感染H7的鴿子增殖及排出H7病毒並且發展循環的抗體。傳播的狀態如果羽毛或足被污染,自由飛行的家鴿可以扮演無意識的病媒而車輛是任何流感A型病毒的長距離傳播。
Avian Pathol.禽病理學2004 10月;33(5):492-505
調查2002底在香港的野鳥和水鳥爆發高致病性H5N1禽流感
Tai Lung獸醫檢驗所、農漁及保育部, Lin Ton Mei, Sheung Shui,香港新界
在香港1997、2001、2002有2次和2003發生雞與其他雞類的家禽暴發高致病性禽流感。高死亡率見於雞類的鳥但是飼養的或野生水禽或其它野鳥卻沒有,直到2002尾高致病性H5N1禽流感發發生於水禽(鵝、鴨和天鵝)、大紅鶴和在2處水鳥公園之其它野鳥(小白鷺)及在香港2隻死亡的野生灰鷺(蒼鷺)和黑頭鷗。在第2次爆發期間從死亡的野鴿子與死亡的樹麻雀也分離出H5N1禽流感病毒。第一次水禽爆發立刻以嚴格的隔離檢疫控制並且在第二次爆發開始前一週減少禽口。執行的控制方法包括第2次爆發嚴格的隔離、篩檢、擴大的公共衛生與疫苗接種。雞類的鳥爆發發生在一些活禽市場同時發生第二次水禽爆發而且在第二處水鳥公園爆發之後一週在一養雞場發現感染,同一天第2隻灰鷺的案例被發現。隨後的病毒監視顯示爆發被控制。
Avian Dis. 2003; 47(3suppl):849-56
流感A型病毒新宿主的搜尋
Lin M, Guan Y, Peiris M, He S, Webby RJ, Perez D, Webster RG
美國田納西州曼菲斯、聖朱兒童研究醫院,傳染病部門,病毒學課
有增加的證據顯示流感病毒的穩定血統曾經建立於雞隻。在歐亞H9N2病毒建立於雞隻及在亞洲和北美有增加的報告於H3N2、H6N1與H6N2流感病毒在雞隻身上。在中國中南部監視南昌的一處活禽市場整整16個月的過程,從健康家禽的糞樣分離出1%流感病毒。最高的分離率是從雞(1.3%)和鴨(1.2%)接著是鹌鶉(0.8%)然後鴿子(0.5%)。當完成H1N1、H3N2和H3N3病毒的單一分離時從多數的樣本分離出H3N6、H9N2、H2N9和H4N6病毒。每一病毒亞常型的樣本以實驗接種給鹌鶉和雞隻。所有的病毒在鹌鶉的氣管內複製但是在雞隻有效的複製被限制在試驗分離的25%,這些病毒主要以氣溶膠(譯註只有超微小的液體或固體粒子的氣態懸浮體)路徑流出
,提高了鹌鶉可能是“路線調節者”的可能性改變流感病毒的傳染從糞~口至氣溶膠傳染。所以鹌鶉在流感病毒的博物學(譯註植物和動物的研究)中可能扮演重要的角色。正反兩論調使用滅能的及再合併的禽痘~流感疫苗控制禽流感的散播也被評價。
我(塔勒博獸醫)與加拿大的Dr. Gordon Chalmers哥登恰默士獸醫通訊有關疑問的觀念之禽流感
禽流感於鴿子的題目有不同的觀點
來自Dr. Swayne 史韋恩 博士(美國農業部,農業研究服務,喬治亞州雅典,東南家禽研究檢驗所所長),我有下列的資料,引用:
“Dr. Erhardt Kaleta卡雷塔博士(德國)最近發表禽流感於鴿子的評論並且下結論,因為我也認為鴿子對禽流感病毒有抵抗力而且不是病毒的儲藏室或病媒。其他的研究支持鴿子對禽流感病毒感染有抵抗力。有些人混淆鴿子死於禽流感,副粘液病毒1型是鴿子神經的疾病與死亡的普遍原因,不是禽流感。
我們領導鴿子的實驗研究,使用來自泰國死亡鴿子分離出的病毒。即使直接接種這些病毒入鴿子的鼻腔引起有限的感染,有60~80%之間的鴿子沒有感染。這暗示H5N1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於鴿子的死亡可能起於禽流感感染和一些其他的病原之間合作。“學童的疾病”是沒有實質的謠言。從孩童身上沒有分離出病毒而且我不知曉感染的任何證據。
有這科學的資訊,禁止鴿子對於禽流感生態學不可能有任何的衝擊並且不會降低家禽或人類的禽流感感染之危險。對禽流感病毒有天然傳染之首要物種是野鴨和岸禽類(翻天鷸、鷗鳥等),鴿形目(鴿子)和雀形目(大多是鳴鳥類)不是儲存室而且繼感染的家禽病毒四溢之後牠們罕是偶然的宿主。”
如果你檢查來自Dr. Swayne史韋恩博士的前述的敘述, 你會看到縱使接種的鴿子60~80%未變成感染, 20~40%發展了有限的感染, 所以看來是,是的,在這個H5N1病毒的案例鴿子有時會被傳染禽流感病毒。
其他的科學家不完全同意Dr. Swayne史韋恩博士的意見,而他們說鴿子可以感染某些禽流感病毒。Dr. Kaleta卡雷塔博士認為H7禽流感病毒似乎比H5病毒更能夠迅速地感染鴿子。
就這資料而言和目前在歐洲與亞洲的問題,我認為重要的是鴿友對未來要非常小心, 尤其是由於H5N1病毒現在在歐洲。今年2005夏天荷蘭當局證明隔離他們的禽群避免牠們接觸可能攜帶流感病毒的野鳥之重要性。我們應該學習他們的經驗並且為了同樣的原因隔離我們的鴿子。這表示沒有舍外運動、不進入運動籠、沒有鴿舍拜訪、不互換鴿子、不參觀家禽展而且如果有必要,也不比賽。我們的鴿子可以活到改天比賽!
我(Dr. Lanneau帕斯卡紐獸醫)與美國的Dr. Paul Miller保羅米勒獸醫談論禽流感問題。米勒獸醫回信:
拉紐醫師(Dr. Lanneau):
我正參加獸醫實驗診斷員美國協會大會而討論的論題終於明天專家上場。週六時我簡短地和他們其中一位來自喬治亞州雅典的東南家禽檢驗所之Dr. D.J. King金博士談話。他認為H型之間有一些改變但是大抵來說鴿子對禽流感是非常不好的宿主。在有些案例牠們能夠被感染的程度為血清轉變即免疫系統“看見”禽流感抗原體, 認為是“外來的”而反應。會議結束後我會努力給你更多詳細的評註。
我個人對所有的禽流感宣傳的看法是媒體的宣傳噱頭而且純粹是驚慌的專家。所有人類死亡病例的國家之公共衛生不佳並且衛生標準不好和無底的醫學結構之下。
在整個禽流感事件鴿子扮演非常小的角色。一直到約一年前毒性的H5N1出現,牠們未全然感染H5。大約一年前在亞洲和歐洲H5N1變成更有毒力的,甚至致病給它的天然宿主,鴨而這毒性型能夠感染鴿子於有限的程度。來自喬治亞州雅典Dr. David Swayne大衛史韋恩博士昨日在獸醫實驗診斷員美國協會大會演講提出這資訊,H型之間有一些變化但是沒有人好好地仔細調查鴿子而且鴿子根本不會傳播禽流感。
這新的致病型H5N1(在歐洲和亞洲)進入鴿子, 它只感染小百分比的暴露的鴿子, 它甚至殺死少數的鴿子。鴿子仍然是禽流感非常不好的宿主。進一步的資訊, 我會建議你直接連絡史韋恩博士。

鴿子和家禽日夜是不同的。從分類學看是明顯的:雞形目和鴿形目。從禽流感觀點, 鴿子和一些其他的鳥類不同: 牠們就是不讓流感寄宿。通常病毒是獨特的,它們用細胞型和細胞表面作複製。顯然的鴿子缺少細胞表面受體和細胞生理學以適應流感病毒。它必定和鴿子的細胞性質有關。縱使你用病原型如目前亞洲的H5N1, 牠們仍然不會有效地被感染;只有少數會被感染。這是基本的情況。目前的宣傳噱頭關於禽流感突變成為高傳染性的和對人是致命的完全是驚慌的專家。這樣的事件是理論上的可能但是非常不可能的, 尤其是醫學的準備的目前情況。所有死於禽流感的人處於的狀況是衛生和公共衛生不佳與標準之下的醫療照顧。
許多都是和他們的雞居住在同一屋內。
我昨天在獸醫實驗診斷員美國協會大會的一個會議談論關於禽流感任何這發生的可能之後, 我問疾病管制中心的代表,她拒絕回答即使討論這將會真正發生的可能性的話題。她只想說如果真的發生會是如何恐怖的事:驚慌專家、清楚又簡單。疾病管制中心、世界衛生組織、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和幾個其他的醫學官僚顯然需要更多的錢而他們的伎倆就是驚慌禽流感爆發成完全極點的危機。
我(Dr. Lanneau拉紐獸醫)與澳洲的Dr. Colin Walker柯林渥克獸醫關於禽流感的通訊:
帕斯卡:
如你所言禽流感目前是非常時事的, 尤其是在澳洲因為我們接近印尼而且因為最近有3羽鴿子隔離檢疫驗出陽性為禽流感抗體。禽流感對鴿子據我的了解是鴿子能夠感染禽流感但是比較有抵抗力的物種所以如果牠們確實變成感染, 症狀是十分的溫和, 牠們迅速地復原並且不產生帶病毒者的狀態。
柯林渥克
我(Dr. Lanneau拉紐獸醫)與匈牙利Dr. Zsolt Talaber左特塔勒博獸醫通訊有關禽流感的問題:
我(塔勒博獸醫)認為鴿子能夠感染禽流感病毒。似乎好像鴿子比其它鳥種更有抵抗力抗禽流感病毒但是有時鴿子會感染這病毒而且發展疾病。特別是鴿子於牠們的羽毛、足等可以無意識地散佈禽流感病毒。
在禽流感案例我們要說鴿子像其它的鳥種
。理論上所有的鳥種能夠無意識地散佈禽流感病毒, 並且牠們很多會因禽流感而生病。所以回答是:鴿子必須和其它的鳥種分開,完全地。尤其是禽流感病毒有能力突變而且一個“成功的”禽流感病毒的突變可以在鴿子身上有不尋常的結果。如果鴿子經常遇見禽流感病毒,機會就愈大。
禽流感與鴿子的結語
假設你閱讀所有最近的論文,因此我想有一見解是重要的。雖然鴿子對低致病性禽流感非常有抵抗力, 牠們有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的機會,這是藉最近的研究而確定。這表示在禽流感爆發的這件事上我們必須小心。鴿子在禽流感的傳染不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不重要不表示牠們全然不扮演角色!!!
我們沒有必要全然誇大鴿子在這件事的角色但是也不要低估它!!!
我用我的朋友加拿大之歌登恰默士獸醫和美國的保羅米勒獸醫的評論及我自己對這相當熱門的題目的看法做結論:
作為鴿友和信鴿獸醫,我們必須明瞭有些證據鴿子可以感染此刻活躍的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
這表示我們必須小心在當地地區以那型感染時期。
這表示當一個國家或地區受感染時隔離檢疫可能是非常有用以保護對抗暴露來自可能攜帶病毒的野鳥。
5609
系統管理員
系統管理員
 
文章: 36
註冊時間: 2014-06-14 19:01:13
部落格: 檢視部落格 (5)


回到 最新消息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